尹墨离

求2015年2月的《推理志》

如题,求一本2015年2月的《推理志》……虽然现在已经停刊了,但如果有哪位小天使有的话可以联系我吗?
非常感谢!
其实是想要看《狩猎》啦。看过《迷影喧嚣》的同好应该都懂吧?真的非常好看啊

qq2235508522

我忍不住又去刷了遍50集结果发现……玄机的细节真的很棒?
小师哥和小庄第一轮打完之后落到铁链上,这时候有个乌云遮蔽月亮的画面。我突然想起《鬼谷子·捭阖》有云:“捭者,开也,言也,阳也;阖者,闭也,默也,阴也。阴阳其和,终始其义。”
然后我就想,小师哥是纵剑,也就是阖。这里面说了“阴也”,这个细节是不是在暗合鬼谷子里这句话?另一方面也是暗示盖聂比卫庄稍微强一点啦。
当然更可能是我想多啦( o̴̶̷᷄ ·̫ o̴̶̷̥᷅ )

其实我只是忍不住想说卫聂真好!!!!!!配我一脸!!!!!!!所以你俩为什么还不结婚!!!!!!!!!!急死我啦!!!!!!!!!!!!!!!(▼ヘ▼#)

啊春晚都说爱就要说出来!所以我卫聂什么时候才能互表心意啊啊啊啊别再别扭了好伐!
我求你们两个去结婚啊啊啊啊啊啊啊领证的钱我出了!!!

哦网上买的纯银戒指到货了啦啦啦啦啦~~
在上面刻了尽远的名字ヽ(•̀ω•́ )ゝ
哦我怎么这么喜欢队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【泪流满面】

【舜远】新年贺文《天阶夜色凉如水》

ooc大概 外加各种私设

新人第一次发文,文笔渣请见谅

尽远在偏殿的台阶上找到了舜。

刚刚他还在宫宴上与官员们周旋,毕竟作为与皇子殿下关系最亲密的贴身侍卫,肯定是这些官员巴结的首选。

终于摆脱了这些官员纠缠的时候却发现,舜不见了。

宫宴还没有结束,身为皇子怎么可以缺席。尽远蹙了蹙眉,明天御史又不知道该怎么弹劾殿下了。

当他找到舜的时候,舜正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台阶上。清冷的月光洒在舜的身上,衬得他的背影愈发孤寂落寞。

尽远莫名的有些心疼。

殿下虽只有十九岁,但身为实力最强大,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子,每天要处理的公务数不胜数。每每累到深夜却无人知晓。只有自己知道他任性的背后要承受多大的压力。况且……宫宴实际上就是为了拉拢官员,建立起自己一系的人马,而那些官员又怎会白白地支持你?舜这样的性子定是不耐烦这些的罢。

暗暗叹了口气,尽远开口:“殿下,您又一个人偷偷跑出来了。”

舜没有回头。

好长时间,舜的声音才闷闷的传来:“……孤不想去跟那些官员纠缠。”望向尽远的目光疲惫中含着一丝期待。

尽远知道他在期待什么。罢了,殿下已经很累了,自己怎么忍心再去逼他。

“殿下不想去就不去罢。”

舜粲然一笑,迷濛的夜色下愈发衬得原本就潇洒俊逸的皇子风光霁月,风采非凡。“尽远,过来,到孤身边坐下。”

尽远不由得有些痴了,怔怔的看着舜,连自己什么时候走到台阶上贴着舜坐下的都不知道。

“尽远?”发现了自家侍卫的出神,舜轻声唤道。

“啊?”尽远终于回过神来,脸颊不禁有些发烫,“殿、殿下……”

舜忽然起了逗弄的心思,手抚上尽远的脸,满意地看到自家侍卫的脸更红了。

尽远不自然的微微偏过脸,却看到舜的眼神一黯,收回了手。

尽远忽然觉得很懊恼,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懊恼什么。

他连忙说道:“殿下既然一个人跑出来了,那臣陪殿下跨年吧。”

舜盯着尽远,“现在没人,你不必自称臣。”
“是,臣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舜这才满意地点点头,转过头望着漆黑的夜幕,“我想看烟花。”

尽远应道:“那我去拿烟花,殿下稍等。”
说着便小跑开去拿烟花了。
舜若有所失地看着已经空无一人的身侧,嘴角勾起一抹苦笑。

尽远……真是笨蛋。
不过这样……似乎也不错。

尽远回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。
自家殿下靠坐在石阶上望着天空中的一轮皓月,夜色如水,恍惚间生出岁月静好的感觉。

尽远竟舍不得去打扰这美好的画面。

舜当然知道尽远回来了,不过他乐的自家小侍卫看着自己发呆,也就继续45°角望天。

许久,尽远才走过去说:“殿下,您还是站起来吧,石阶上太凉。”舜点点头站起来,接过尽远手上的烟花,一一点燃。

烟花绽放的瞬间,尽远似乎看到舜对自己说了什么。第一波烟花过去后他急忙问:“殿下,您刚刚说了什么?”舜笑着再次点燃烟花:“没什么。”尽远虽然有些疑惑但也没有深究。

烟花陆续绽放,尽远忽地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。抬头看到舜的笑容一时间竟忘记了挣扎。
远处传来十二点的钟声。
舜语气温柔:“尽远,新年快乐。”
“嗯,你也是。”

漫天烟火下,年轻的皇子和他的侍卫相视而笑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END

谢谢泥看到最后
最后祝大家新年快乐(๑•̀ㅂ•́)و✧